辛霄

夙 白猫缘(下)

离苏扇,消失了。

梓箫鲜有的紧张,明明昨日还好好的在脖颈间,一夜之间就不见了。梓箫把满床被子通通翻开,却还是未见着。

所有的记忆,伴随着离苏扇的离开,却如潮水一般漫溢开。

“流苏,不要离开魔界,不要……不要……”

“不准哭,听到没……”他的身体慢慢透明,灵魂像要剥离开来,“带着这块离苏扇,去寻找另一半的流云梳……”


离苏扇,此刻必定已到了那只尸鬼王手里。真是有心机的家伙,大概是觉得打不过她,都是离苏扇的原因吧。

天还没亮,没有月光,虽然看不见方向,隐约,还能感受得到那只尸鬼王的气息。应该,还未逃远。

路上的行人并不多,梓箫沿路细嗅,隐约辨得,那股气息往西北方向而去,她追到北面仓库,却瞬间失了方向。也不是失了,只是那只尸鬼王身上的腐尸味愈来愈淡,竟然淡出了她的嗅觉范围。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尸鬼,便已伸出獠牙扑向她……

来不及出手,眼见尸鬼王就要扑上来了,却是疾风一扫,一抹白影挡在了中间——

他扑上来的时候,她的心,微微的一动。

掌心升腾起蓝色的火焰,心下微怒,火焰似乎也能感知到主人的怒气,犹如暗夜里蓝色的精灵,在指尖飞跃,“嘭”地一声,给予挑起事端的罪魁祸首致命的重创。甚至来不及作出反击,那快的惊人的速度分分钟之间眼看着要再来一发攻击。

倒是尸鬼,笑得诡异,“来呀,一把火烧了我,连带着你的流云离苏一并魂飞魄散。”

梓箫住了手,盯着青面獠牙的面孔,手心升腾的火焰,渐渐又沉了下去。身前的白衣,左心房处一片血染红的斑迹。她垂下眼眸,若不是他拼死冲上来,这会儿,倒在血泊里的,该是她吧。

仿佛看到了她的弱点,刚刚还在生死之间徘徊的它似乎早已做好了即将玉石俱焚抑或是两样都带走的准备。

”我只是好奇,“似乎被威胁了也没有一点暴躁的态度,”你既需要流云梳,怎么偷得到离苏扇?“

魔族太子流苏,死后魂魄分为两半,善良和爱的那份情欲化作流云梳的模样,而所有邪恶的能量则通通被储存在离苏扇里。

你既得到了流云梳,必定是害怕离苏扇身上强大的斥力,如何,又能从我这里偷去。

“小丫头,没有人告诉你,”它阴冷的一笑,似乎做好了下一步的预谋,“流云离苏身上的元气汇集到一起,就不会产生排斥了么?吸尽了流苏的元气,”她骤然反应过来,它是要强行拼凑流苏的魂魄,“别说随便找副身体了,再没人能收得了我!”

一股强行的聚合力在橙色和蓝色的魂魄之间闪现,她感受得到,他的灵魂在疼痛……

“呼……”

它不可置否的看着周身的结界,和,布满结界的焚心符。

“你知道了焚心焰,”她蹲下身,捡起已化为物形的流云离苏,“却不知道,无须焚心焰,便是一道灵符,也可以让你灰飞烟灭。”

已是一场大火,带着魂魄撕裂和残忍的嘶嚎声化为一团灰烬。

她抱起已经化为猫形的齐缪,他冰冷的身体在她怀里,一动不动。

“它打你的时候,很疼吧。”

“傻瓜,为什么要扑上来。”

“你不是说我是个不祥之人么。”

“我把你要找的流云梳,”她从脖颈上褪下那个玉梳形状的小饰物,“找到了,我帮你还给喵姐。好不好。”

”干嘛像死了人一样,“怀里的猫突然动了动,像伸了个懒腰一般,从她怀里跳下来,又化成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你不知道猫有九条命么?“

一把夺走她手上的流云梳,”我主人的东西,我自然会还回去。“

他抬头看看天,凌晨的夜空已经开始有些淡紫色的光芒,”我知道有个很美的草坪,你要跟我一起来么?“


躺在星空下的草坪上,她不自觉的笑起来,夜风有些凉。

他侧过头来,看着闭目养神的她,突然一个侧身,轻轻的吻上她的唇。


”下一站,要去哪里呢?“温柔的喵姐踏着她大大的像毛窝一样的拖鞋给她换上一杯卡布奇诺。白猫趴在门口的小猫窝里依旧泛着困。

”我也不知道,“她浅浅一笑,”到处走走吧。就当散散心。“

多聊了几句,她放下杯子,也该走了。

推门出去,门外的冷气和屋内的暖气形成一股令人打颤的气流。

白猫动了动耳朵,跟着她出了门。

”齐缪,回来。“喵姐以为他又淘气了。

他呆呆的停住脚步,望着她越走越远。

毕竟,人妖殊途啊。

何况,她那种身份。

评论

热度(3)